EN [退出]
登幽州台歌>中国新闻

_张鸣:直观台湾拆迁事件

2017-10-22 01:13

来台湾之前,于建嵘告诉我,台湾不可能有拆迁这种事。但很不幸,我一到台湾,就劈头赶上一个拆迁—大埔事件。一连好些天,几个电视台都在谈这个事件,事件中有位72岁的农妇喝除草剂自杀。

大埔事件,在本质上,是政府导向的发展主义的一个结果。

大埔在台湾的苗栗县,而苗栗是台湾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地区的一个农业县。2008年,得到压倒性票数上台的县长,思有所为,在苗栗建科学园区,引进产业。

台湾的朋友说,在台湾,科学园区是个有魔力的名字,小蒋时代的新竹科学园区的成功,使得这一模式在全台到处开花。其实,现在好些所谓的科学园区,里面进驻的企业,根本就不是高科技企业,跟大陆高新开发区一样,有什么投资办什么企业,做鞋做衣服和高能耗高污染的都可以来。苗栗新建的科学园区,一共新征100多公顷土地,多数都是房地产开发,只有一小部分,据说是给郭台铭的企业新奇美建厂用的。恰好就在这一小部分上,出了事。

台湾的农地征用,所依据的法律,是威权时代制定的《土地征收条例》,按这个条例,政府征用的农地,协商价格不成,如果多数农户同意接受征收条件,剩下的“钉子户”,是可以被强制征收的。

理论上,即使这些农户不肯接受征收条件,不交出地契,征收一样可以完成。面对政府的征收,农户一般可以有两种选择:一是按被征收农地的40%份额,接受建筑用地,农户有了这些建筑用地,由于建筑用地地价高,理论上农户是可以获利的。二是接受政府认可的土地赔偿金。这种选择一般都比较亏,因为政府给的钱比较少。但是,大埔一带被征收土地的农户,有些人抽到的建筑用地靠近高压线,或者靠近坟地,卖不出价钱。所以,这些人迟迟不肯接受政府的条件,形成了大陆所谓的“钉子户”。台湾的朋友告诉我,这些农户不肯接受政府条件,也有不肯放弃祖辈种地传统的意思在里面。

2009年12月,由于征地期限将至,苗栗县政府跟少数“钉子户”之间的冲突加剧。被征地的农户开始找律师、找公民团体为他们说话,到县政府请愿。但这个时候,整个事件并未引起媒体乃至网络上的重视。

2010年的6月9日是个转折点。此前一日,苗栗县政府派人封锁这个地区,贴出告示,宣称征收已经结束,要来整地。这天的凌晨3点,20多台推土机和200多名警察突然闯入,将几十公顷将要成熟的稻子挖掉。当地农民没有抵抗,但是拍了一些视频。事后,台湾知名的公民记者—网名“大暴龙”的人得知这一消息,前去拍摄,也拿到了此前农民拍的视频,经过编辑,制成视频,传到网上,引起网友的关注,几千个网络博客的博主一起行动,把事件传播开来。虽然,媒体仍然没有跟进,但网络上的讨论已经热烈地展开,若干公民团体和专业人士、知识分子都开始介入。其间,虽然苗栗县政府还是搞了两次“整地”,但在民众的抗议下,行动有所收敛。民众的抗议高潮,是7月17日3000多人一整天在台湾“总统府”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上“种稻子”。

但是,大埔事件成为媒体议论的话题,却是在进入8月之后。

8月3日,一位被征地的72岁的朱姓老太太,在家里喝除草剂自杀。老人的死,使得事件陡然升级,不仅成为媒体议题,而且成为台湾蓝绿争斗的焦点之一。各地有相关困扰的农民,纷纷组织自救会,各地自救会开始联合。各个关心农村和农民的公民团体则高调介入,甚至组织了精神病医生到大埔做心理咨询。有关的讨论开始深入,此前各地科学园区的问题开始被揭露,诸如环保问题、征地问题、房地产问题都被触及。郭台铭方面的新奇美表示,他们并不需要在苗栗建厂,当初的协议仅仅是个意向,现在建厂用地已经解决。

7月17日,凯达格兰大道游行示威之后,苗栗县县长对事件造成的纷扰,表示了道歉。但是,政府方面真正的软化,还是在朱姓老太太死后,由台湾“行政院”出面,“行政院”和苗栗县政府与农民自救会之间的三方协商,在协商过程中,“拆迁”行动实际上已经停止。最近的消息是,政府方面的妥协方案是,征收农民的房屋可以保留,农地可以置换。自救会的代表表示,要跟相关农户再做商议,然后再做决定。可以预料的是,无论结果怎样,都不会再有推土机加警察的强制了。

客观地说,苗栗县政府虽然有点“动机不纯”,征收过程也有些程序上的瑕疵,但整个过程却并不违法,该走的程序都走了。而且所谓的拆迁过程,跟大陆某些地区比起来,手段也相当柔弱。唯一的强制,就是6月9日的强挖农田,对农户的住房,他们还不敢用强制手段。即使这样,因强挖农田和老太太自尽所引发的一波又一波的民间抗议,也使得政府不得不退却。跟大陆的拆迁一样,其实核心的问题是不合时宜的土地拆迁条例,这样一个条例,赋予了政府太多的强制权力,而对农民的土地产权过于不尊重。

然而,因大埔事件引发的民间抗议,并没有顺理成章地过渡到修改土地征收条例上去。究其缘由,虽然这个条例过于蛮横,但发展的硬道理在台湾有广泛的支持,现在台湾的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的8%,农业GDP只占1%,土地征收条例,不像大陆那样针对所有人,在台湾只针对农民,都市则另有都市更新条例,因此,占绝大多数人口的都市人,对于废止或者修改土地征收条例不热心。

台湾的朋友告诉我,在经济不发达的苗栗,苗栗县政府的做法,实际上得到了本地90%以上居民的认同,在他们看来,科学园区可以带来更多的就业、发展。声援大埔农民的,多数都是从台北去的。有这样大的民意支持,苗栗县政府当然不会按很多公民团体的意思,撤销整个原本就不合理的科学园区的规划。事件的最终解决,看来只能是一个各让一步的妥协方案。

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

当前文章:http://m4k1d.szielang.cn/roll/20171014/dy9ecw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2 01:13

美国米切尔  qq怎么改名字  小学生硬笔书法培训  丘的网球  nba最新新闻  51talk英语怎么样  泡泡龙疾病图片  霍乱时期的爱情txt  嫖俄罗斯女人的感受  色无极影院 亚洲www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张鸣:直观台湾拆迁事件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夏普电视2017新品_六盘山